<object id="sowgq"></object>
<tt id="sowgq"><option id="sowgq"></option></tt>
介紹日本資訊大型中文門戶網站
公眾號

日本街頭最后的擦鞋匠人:“鞋子擦得干干凈凈,內心也變得干干凈凈?!?/h1>
一覽扶桑·2022-10-16 09:00:00·文化
10萬+閱讀
摘要:“鞋子擦得干干凈凈,內心也變得干干凈凈?!?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一覽扶桑(ID:sjcff2016),作者:唐辛子,原標題《鞋子擦得干干凈凈,內心也變得干干凈凈》;日本通經授權發布。

偶爾有空的時候,我會去Clubhouse聽人聊天。這是我的休閑樂趣之一。

雖然Clubhouse是一個聊天類軟件,但我很少跟人聊天。因為我不太有跟陌生人聊天的習慣。所以以聽為主。邊聽邊洗碗,或者是熨衣服。畢竟大部分的雜談并不需要聚精會神。

當然偶爾也有例外——比如說,當我在Clubhouse上偶爾走進一間日本人開的“擦鞋心得交流”房間,聽日本各地的擦鞋匠人們交流彼此的擦鞋經驗時,難免會有些吃驚,忍不住豎起了耳朵想要認真聽聽這些日本人在說些什么。

每一個發表講話的擦鞋匠人都會首先自我介紹。聽他們的自我介紹,個個都是二三十歲左右的年齡,非常年輕。而且,從他們明快的語速里,可以感覺到他們對自己所從事的工作充滿熱愛。

在Clubhouse聽多了幾次之后,我開始理解這些擦鞋匠人們語氣中所飽含的那份自豪感——他們不僅僅只是擦鞋,還互相交流如何修鞋。

將一雙質地上乘的名貴舊皮鞋,修理得煥然一新,這是一門技術,也是一門學問。和修復一幅名畫的性質是一樣的。

日本街頭的擦鞋攤

所以,如果細心留意一下現在日本街頭的皮鞋修理店,會發現一家比一家裝飾得更文藝。

記得有一次我路過大阪梅田的一家皮鞋修理店,茶色木質配上墨綠皮革的店鋪,顯得非常有格調。更令我驚嘆的,是站在店鋪里正在低頭擦鞋的女孩子——一套挺拔的黑色西裝,展現出她修長的雙腿與細腰。英

式黑色小圓帽下的那張臉,小巧精致,擺弄皮鞋的一對玉手上,套著一雙潔白的手套。經過這樣的皮鞋修理店,就像經過一幅美好的畫,令人情不自禁地想要不斷回頭再多看幾眼。

時尚漂亮的皮鞋修理店多了起來,而街頭的擦鞋攤子則很少看到了。

五年前,NHK的早間新聞,曾經專題報道過大都市東京“最后的擦鞋人”——隨著帶有擦鞋服務的皮鞋修理店的出現,擦鞋和修鞋這件事,變得越來越專業化,技術含量也越來越高。

現在東京23區內,仍然在街頭擦鞋的人,大約只有五個人了。他們并沒有獲得任何許可,但是作為東京這個都市一種活著的歷史痕跡,警察,甚至私有土地業主都并不驅逐他們。

東京街頭的自動擦鞋機

中村幸子是這五個人當中的一位。如果現在還活著,她應該90歲了吧。因為五年前出現在NHK節目鏡頭里的幸子已經85歲了,在路邊擦鞋45年。

每天從上午10點左右開始,到晚上19點左右結束,幾十年如一日風雨無阻,按時出現在東京新橋附近的路邊,以正坐的姿勢,為過往行人擦皮鞋。擦一雙鞋收費500日元。

幸子擦鞋非常講究:她從不使用鞋刷,而是用自己的手指沾上鞋油直接涂抹到皮鞋上。這是幸子獨創的擦鞋法,她認為只有這樣才能完整地手感到皮鞋的皮質,才能令鞋油分布得更為合理均勻。

將近半個世紀的擦鞋歲月,已經將幸子的雙手染黑,再也無法洗干凈了,這令幸子多少有些難為情,會跟人解釋說這不是臟,只是鞋油已經滲透到皮膚了。

NHK節目中出現的中村幸子的手

靠著那雙鞋油滲透進皮膚的手,中年喪偶的幸子,獨自一人將家里的5個孩子撫養成人。

這樣的人生故事,令人動容,也令我想起女作家宇野千代曾經記錄過一件真人真事:日本某陸軍高級長官的夫人,出身名門,從小到大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日本戰敗后,軍官丈夫被俘,尊貴的夫人一夜之間成為敗將之妻,財產被凍結,經濟來源斷絕。一夜之間失去了靠山的一家子,該怎么活下去呢?夫人出門去走了一遭,發現路邊擦鞋攤販生意極為興隆,有些地方居然還排起長隊。

“擦鞋這樣的工作,我可是完全能夠勝任的呀!”

夫人二話不說,第二天就去街頭擺起了擦鞋攤。一看夫人那身昂貴的和服,惶恐的日本人無顏停步,排隊等待夫人擦皮鞋的,多為進駐東京的美國大兵——享受敗戰之國的美人妻為自己擦皮鞋的快樂,是件令人得意的事。

夫人容貌既美,教養又極深,面不改色,氣定神閑,恭恭敬敬擦鞋的姿態,有股凜然之氣,也有說不出的東洋風情。僅僅只是看著她擦鞋,也是一種愉悅的精神享受。因此,夫人的擦鞋攤前,開始日日排起長隊,每個人都借擦鞋之名,爭相目睹夫人風采。

敗戰之后的東京街頭,曾經是擦鞋人的天國。擦鞋這份工作,不僅幫助一位貴夫人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氣,也令許多失去家人的戰爭孤兒得到了一線生機。戰后昭和有一首廣為人知的歌謠,歌名叫《鐵橋下的擦鞋童》,歌詞唱到:

紅色的夕陽染紅了鐵橋

西沉到大樓的對面

街頭綻放起霓虹燈

我是貧窮的擦鞋匠

即便到夜晚也無家可歸

越來越少見的街頭擦鞋人

作家淺田次郎將這首昭和時代的名曲,寫進了他的短篇小說《擦鞋童》里?!恫列分v述了一位戰爭孤兒的人生故事:

在東京大空襲中失去父母的男孩,被名叫菊治的擦鞋匠收養,并為其取名“一郎”。菊治每天領著一郎到新宿的鐵橋下給人擦皮鞋。

“擦皮鞋呀!擦皮鞋!大哥大叔,讓我幫您擦皮鞋吧!”

擦鞋童一郎每天站在沉默的菊治身邊大聲吆喝,十分明亮快活。因為菊治是個溫和的人,從不打罵他,甚至還送他去學校接受義務教育。

一郎稱呼菊治為“菊治?!?。菊治桑很寡言,但從一郎記事起,菊治桑就反復告訴一郎:

“我不是你的父親。你的父母親在空襲中沒了,你的命是撿來的?!?/em>

一郎跟著菊治學會了一手擦鞋的好技術。每天為不同的人擦皮鞋,想象著這些人穿著自己擦過的干凈皮鞋,走在東京的大街小巷,一郎對于擦鞋這份工作很有成就感。因此決定中學畢業之后,就以擦鞋為生。

但是菊治對一郎說:

“你是個男人,你要站到高處去俯視世間?!?nbsp;

“反正你這條命是撿來的,你就給我活出點價值來!哪怕是只做一件對這個世界有價值的事再去死,也算對得起先你而死的家人?!?/em>

一郎聽從了菊治的勸誡,離開了每天擦鞋謀生的鐵橋下。

“你不要怨世道,也不要怨他人,更不要怨父母。你是個男人,有什么你都只能怨你自己?!?/em>

一郎牢記著菊治對他說過這些的話。雖然命運不幸,但一郎不怨天尤人,每天起早貪黑勤奮工作,終于成為資產過億的中堅企業家。

電視劇版《擦鞋童》海報(東京電視臺,2010年)

終于能“站到高處去俯視世間”的一郎,在東京購置了寬敞的高級住宅,一次又一次去新宿的鐵橋下懇求菊治:

“請做我的父親吧,請跟我一起回家?!?/em>

但是菊治面無表情地拒絕了,仍然像過去那樣對一郎說:

“我不是你的父親?!?/em>

當一郎再去鐵橋下尋找菊治時,菊治連同他的擦鞋工具一起徹底消失了。只留下一封簡短的信:“一郎,你的名字是菊治取的,我希望你成為日本第一的男子。而你做到了!一郎,你了不起,菊治在心里謝過你千遍萬遍,因為你,菊治成了日本最幸福的人?!?/p>

淺田次郎的這篇小說,令人每讀一次都淚流不止。它講述人性之善,以及作為一名擦鞋人的尊嚴。難怪日本有句俗話說:

“鞋子擦得干干凈凈,內心也變得干干凈凈?!?/strong>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一覽扶桑(ID:sjcff2016),作者:唐辛子,原標題《鞋子擦得干干凈凈,內心也變得干干凈凈》;日本通經授權發布。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日本通立場

本文由 一覽扶桑(ID:sjcff2016) 授權 日本通 發表,版權屬作者所有,未經許可,嚴禁通過任何形式轉載。

參與討論

登錄后參與討論

18禁裸乳无遮挡啪啪无码网站,综合久久网,白浆黄污网址,亚洲辣图,骚虎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