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sowgq"></object>
<tt id="sowgq"><option id="sowgq"></option></tt>
介紹日本資訊大型中文門戶網站
公眾號

讀這兩人的你來我往,難道會有女人覺得事不關己嗎?

新經典人文社科·2022-10-12 13:54:14·圖書
7.3萬閱讀
摘要:上野千鶴子解體了鈴木涼美,但也使得她得以擺脫母親和男人的手,開始作為一個人生存。與此同時,這本書也是上野千鶴子向包括我在內的許多女性伸出的雙手。

花房觀音/文

當我得知鈴木涼美這個作家的存在時,我只覺得又出現了一個以旁觀者身份描繪性世界,試圖引發女性共情,勾起男性興趣的年輕女作家。

在她公開露面之前,一位男性友人曾親眼見過她,回來雀躍地跟旁人說“是個美女”,而我只是冷眼看著,心想她一定很受那些喜歡“知性美麗作者”的人的青睞,但自己從未想過去讀一讀她的東西。

之后,她曾經的AV女演員身份曝光——原來她不是性世界的旁觀者,而是身處現場的當事人——我對她產生了一些興趣。但真正開始讀她的書的契機,是她寫母親去世的那篇博客。

讀這兩人的你來我往,難道會有女人覺得事不關己嗎?

鈴木涼美與自己的母親

那是一篇絕妙的文章,文字中充滿了難辨好惡、復雜的母女之愛,靜謐的憂傷在字里行間流動。

“前AV女演員”、高學歷、報社任職,頂著這些頭銜的鈴木涼美騰空出世,也漸漸在愛與性的范疇之外進行大量寫作。

在得知“鈴木涼美”這個筆名來自鈴木泉(“泉”與“涼美”的日語讀音相近)時,我隱隱感到些許不安。鈴木泉曾是時代的象征,她也在做裸體模特和桃色電影演員之后成為作家,結惡果被濫用藥物的丈夫切斷小腳趾,引發轟動,最后在36歲上吊自殺。我擅自擔心起鈴木涼美,不知道她是否也向往那種過于怪異且脆弱的美麗,通過一個相近的筆名,選擇了同樣纖細、破滅的人生。

讀這兩人的你來我往,難道會有女人覺得事不關己嗎?

鈴木泉

我時常覺得,她只要站在人前,就像是在說“有本事就來傷害我”,宛如毫無防備地暴露在炮彈之前一樣。只要與性的標記糾纏上,就會有人抱著淺薄的優越感橫加侮辱,或是裝作同伴前來指指點點。

但是,她像是把負面目光格擋回去一般,堂堂正正地露出胸前的乳溝,挺起胸膛,優美而漫不經心地拓寬自己的領域。鈴木涼美作為不要求同情的當事人,言論時常遭受攻擊,我就是喜歡她的這種“強大”。

讀這兩人的你來我往,難道會有女人覺得事不關己嗎?

但得知鈴木涼美要與日本最知名的女性主義者上野千鶴子連載通信時,我的第一反應是“真行啊,鈴木這回可是接了個麻煩的活兒”,直想夸贊想到這個組合的編輯。

之所以說“麻煩”,首先是因為我意識到,要談論女人包含女性主義在內的種種問題非常棘手。只消看一眼社交平臺就知道,這樣的討論時不時就會變成徒勞的互相謾罵,從未見過雙方最后達成一致。相互理解更不用說,我只看到隔閡進一步加深,讓人深感絕望。

我自己也是“因為喜歡AV而成為作家,并以官能小說出道”,完全浸泡在專為男性打造的色情制品中,現在也仍然從事著與之相關的工作。因此,我十分明白,對于男女之事,越思考越會產生矛盾,進而撕裂。迎合男人的欲望,就意味著侮蔑女性,被強行加諸母性,讓她們變成揮之即來的存在。而這決不能用“因為是文學創作所以跟現實無關”一筆蓋過,我只能在其中看到種種割裂,所以移開了目光。

最初讀完這本書時,我只能說出“難受”這個詞。這本書把我一直以來故意視而不見的事情攤了開來。對于兩人寫下的事情,會認為事不關己而退避三舍的女人,究竟會有多少?

讀這兩人的你來我往,難道會有女人覺得事不關己嗎?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日本通立場

本文由 新經典人文社科 授權 日本通 發表,版權屬作者所有,未經許可,嚴禁通過任何形式轉載。

參與討論

登錄后參與討論

熱門文章

18禁裸乳无遮挡啪啪无码网站,综合久久网,白浆黄污网址,亚洲辣图,骚虎av在线